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文化阅读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频道 > 文化阅读 >

付乃岗| 遥远的思念

2017-12-27 00:57 | 在陕西网 |
我要分享
    姐姐去了,去了一个永远不会挨饿、没有痛苦、无纷扰、无争执的极乐世界。姐姐毫不犹豫走了,走得很干净、很体面、很安详,让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。叫人痛心疾首、撕心裂肺、肝肠寸断。
 
    人生就是一个大舞台,每个人都是演员,有人上台,有人下台,下台是那么短暂,一生一世瞬间就过去了。常言道:“人生一世,草木一春”。草木秋天枯萎,来年春天又会重新吐芽生长,人的生命走到尽头,再也不会有重生的机会,人的生命不及草木春风吹又生,何不珍惜台上那短暂的时刻,演绎出人生的辉煌,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,姐姐做到了,生活中的一点一滴,沉淀了她生命的价值。姐姐去了,大家哭,而她却在笑,笑的那么坦然。
 
    来去不以个人意志转移,转眼姐姐离我们而去百天了,我一直被感情折磨着,心疼姐姐躺在那阴暗潮湿的野外,迷茫的我不知在哪里还能与姐姐见面,失去亲人的痛苦,让人痛不欲生。
 
    算一算,我与姐姐已相识六十年了,时间让我们的血溶在一起,让我们变成真正的姐弟,变成最亲最亲的人。
 
    良心催促我应该说出七十年来母亲不愿启齿的事实,我其实与姐姐没有血缘关系,但血脉的归属不能决定我们亲情的真诚,我与姐姐的感情超越了血缘的同宗,姐姐是母亲抱养的。七十年前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极差,母亲在一个月之内痛失了两个儿子,长子十二岁,次子十岁,母亲一个农村妇女,接受不了灭顶之灾的晴天霹雳,母亲精神愰惚,整天陷入痛苦地折磨,产生了轻生的念头。为了挽救母亲,亲戚们张罗着抱个孩子,冲冲悔气,也能缓解母亲失子苦痛,就这样经别人介绍,舅舅将一个瘦弱的小姑娘放在我母亲的怀中。那个时候,姐姐已两岁,还不能走路,好在身体条件没什么缺憾,到我们家后,由于母亲和奶奶的精心照料,姐姐两个月之后才开始蹒跚学步。
 
    生娘不亲养娘亲,姐姐虽不是母亲所生,父母亲却视姐姐如出己身,对姐姐十分疼爱,姐姐也十分乖巧,一家人其乐融融,朝夕相处,好不快哉!后来也就相承生下了我和其他姐妹,一家人在父母的呵护下,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 
    我是父母唯一的男孩,母亲对我也十分娇惯,小时候我很捣气顽劣,没少惹父母生气。今天与邻居小孩打架,明天又偷吃别人家园子的瓜果,每当我做错了事,别人就会找上门来告状,每当这时母亲总会苦口婆心给人家道谦、赔罪,父亲的态度就不同,便会抽打我这个不争气的逆子。每当父亲揍我时,姐姐就会用那娇小的身体护着我,嘴里还不停为我辩护,父亲怕打到姐姐,便会骂骂咧咧的走开。
 
    小时候,时逢三年自然灾害,全村人都在吃食堂,食堂开饭时间很严格,过了点就很难讨到饭吃,有一天晚上,我饿得嚎嚎乱叫,母亲翻箱倒柜找到了二两粮票,让姐姐带着我去食堂买馍。那一夜,天是那么黑,家里又没手电,母亲给了姐姐一盒火柴,让我们在实在看不清路的情况下划根火柴照亮光,黑咕隆咚的天地,伸手不见五指,火柴的光亮能起啥作用。走着走着,我脚下一滑,擦点绊倒,二两粮票也从我手中溜走了,姐姐急忙燃火柴寻找,一张粗制滥造、色彩与土相同的火柴盒大小的粮票,借助火柴光寻找,简直太难找了,除非出现奇迹,越是无望我越着急,失去粮票就意味着挨饿,我便嚎哭起来,哭声惊动了食堂的工作人员,一位大叔看我们可怜,便悄悄赏赐给我们一块馍。拳头大一块杂粮馍馍,我拿到手后掰了一块给姐姐,姐姐硬推让着没吃,漆黑的夜晚,我虽然看不清姐姐的表情,却能听见我在狼吞虎咽时姐姐咽下唾液声响。这一瞬间,我至死难忘。后来我曾将这个故事讲给我的儿女听,他们认为我在编撰神话,似乎根本不会相信。
 
    五岁那年,由于我体弱多病,不知谁告诉母亲,说孩子照张像,就会勉除灾难,为了能让我照一张照片,姐姐与堂姐轮换着将我背到二十里外的小镇上,照了一张貌视清朝小男孩似的黑白照。近六十年来,我一直保存着这张珍贵的照片,姐姐去世后,我便将那张照片放大,放在我家最显眼的地方,每当看到照片,眼前仿佛看见一个十五、六岁的小姑娘,驮着一个小男孩,步屐是那么维艰,为了弟弟健康,往返四十里地,那纯洁、善良、矮小、瘦弱的小女孩,意志是多么坚强,心底是多么善良,是姐姐疼弟弟的力量在支撑她前行。
 
    姐姐十九岁那年嫁给了离我们村二公里左右的一个小村子,姐夫家家境并不十分好,有人问母亲为什么将姐姐嫁于此的原因,母亲回答是图个近,图女儿看望她时,她看望女儿时方便,这就是一个小脚女人最简单的愿望。姐姐出嫁后我便失去了护身符,每当学校放假,父母一不留神我就蹓逛到姐姐家去了,放暑假或寒假总要去姐姐家住一阵子。在我心目中,除父母之外,我一直在姐姐的呵护下长大。姐姐也是一个十分孝顺的女儿,她时不时会同姐夫一起回娘家看看。农忙时帮父母除草、收割,什么活都干,她是父母心中最疼爱的孝顺女儿。
 
    时过境迁,斗转星移。捋一捋我与姐姐相处的过程中,姐姐也打过我,骂过我。今天细细品味姐姐的打和骂,心中泛起甜甜暖暖的快意。
 
    长大了,我有了一份工作,姐姐还在时不时关心着我,由于我们夫妻工作忙,姐姐还为我照管了一个不足一个月大的孩子,不懂事又无奶的孩子,不知耗费了姐姐多少心血。姐啊!人心都是肉长的,你让弟怎么感激你,这也是我不愿说也不许别人说出你我身份的真谛,我真怕失去姐姐。姐啊!付出与获取失调,你只知道付出,仅换来去后的哭嚎。
 
    逝者已去,生者追思,寄语纸上,笔掘情深,纸短语长,千言万语,难表姐弟情深。
 
    思念仅是一种表达方式,回天力不从心,笔于此我透过泪水,仿佛看到遥远的天空,有两张熟悉的面孔,脸紧紧贴在一起,那是天堂的母亲和姐姐,让我们来生再做母子姐弟。
 
    船有码头车有站,姐姐一生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挥之不去的念想。我真心想念你!
(责任编辑:焦点)
网友评论